Menu:


点击最多

  • 却治理不到
  • 为了充分发挥这一重大布局调
  • 都属于这种情况
  • 呼声时大时小
  • 孙先生说
  • 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
  • 而后
  • 2006年底
  • 此外
  • 女子说自己没有轻生意向
  • 将小王和劝架的小李、小宗打
  • 现在市场
  • 推荐阅读

  • 最长的时候甚至要塞上十几个
  • 颜晓辉用传统的方式养殖肉鸡
  • 你们要解放;放到社会上去闹
  • 积极奔走寻找采购商;二是引
  • 对收费时段进行了高峰、平峰
  • 只有从每一份工作中吸取收获
  • 将小王和劝架的小李、小宗打
  • 为了充分发挥这一重大布局调
  • 东北地区应在国家相关政策和
  • 合法合规
  • 只要手续能在星期六之前完成
  • 在南山则有两个项目获得批售
  • 你们要解放;放到社会上去闹腾吧

    2017-10-06 22:14

    喜欢画飞天,细细描绘她们头上繁复的发饰,弯弯的眉毛,小小的嘴巴,一片片脚趾甲,回环缭绕的飘带,看似复杂,实际只需要几笔勾勒的飘飞的衣袂,最后在小肚子上圈一个圆圆的肚脐眼,在她们的天空点缀上各种花朵。画的过程仿佛经历了和笔下的女人一同飞升的过程。

    这个社会已有了很多松动,各种不同类型的女人正在产生。

    现在的女人还不够解放吗?还不够自由吗?只要把中国上上下下领导阶层的名单看一下,就能够明白,中国妇女已经解放到了什么程度,读丁玲的《“三八节”有感》,仍感到丝丝快意自心头泛起。男女平等,同工同酬,落在女性头上的是贤妻良母与社会典范的双重责任,女性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获得与男性同样的社会认同,这样的命运注定了女性集体的平庸。有人说把女人从男权社会中解放出来比把普罗米修斯从高加索山怪的铁链下解救出来还难,这话太对了。女人尽可在自家屋椽下称王称霸,再怎么闹腾也是小儿科,离母系氏族社会的理想境界差得太远了!

    女人的天性决定了,我们更向往美--自身的,社会的;我们更向往自由--物质的,精神的。

    集音乐、舞蹈、女性之美和自由精神于一身的飞天啊,多么向往像她们一样,在天地间优美地、悠游地飞翔。

    你们这些女人,到底想要什么?关在家里吧,你们要解放;放到社会上去闹腾吧,你们又说太累。孔老二说得对极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几千年来,男人们就是这种舍施的自以为是的语气!潜意识里,男人总以为女人的一切是他们给予的,他们也能给予女人想要的一切。中国男人对女人,从来都缺乏发自内心的尊重,从来都不缺少发自内心的轻视。几千年的积习一时难改,固然可以原谅,可想一想我们这一代女人必须为获取彻底的尊严作出牺牲的命运,毕竟感到悲凉。就像火炬接力,历史安排给我们的是一段尴尬的路程。我们看到了自由的希望,但胜利的果实属于到达终点的那一代人。

    唐朝女人的服饰最能体现女性的神秘和妩媚。衣服的领口低及胸乳,将女性的丰腻圆润坦露无遗;高到胸肋的腰带束住飘飘长裙,使整个人显得修长、飘逸。低胸内衣展示了女性胴体的魅力,高腰长裙则给人留下了幻想的余地。而宽大的外衣则可随兴所至,绣上整条龙,整只凤或整树梅。电视剧《大明宫祠》展示了唐朝的服饰美,但太追求富贵华丽,透出些杀气和悲气,这与宽容随意、悠游自在的唐朝气度不相符,少了诗意和大气。

    如果飞天是一个梦,唐朝女子则是一个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理想。唐朝女子以胖为美,因为国富民强,国内多胖人吧;或者因为胖美人杨玉环,使胖成了唐朝时尚吧。古画上那些胖乎乎的美人们神定气闲,雍容华贵,可以想像她们生活得多么悠闲、快乐、富足。青山绿水间,踏青的唐女们穿着宽袍大袖、彩虹一样绚丽的衣裙,如彩云般聚集,欢歌笑语肆无忌惮、惊天动地。她们骑着高头大马,在春风中奔驰,乌云般的高髻上花枝颤动,男人们的回眸如流星雨般降临,踏花归来马蹄香,何等快意之事呀。

    唐朝女子的化妆术别具特色,除了涂脂抹粉,还要在额上贴上花子,在嘴角两旁贴上靥窝。花子和靥窝的原材料相当现代的铂纸,颜色和样式随流行而定,都是些花儿鸟儿,有时金黄,有时大红,有时翡翠绿,不一而足。眉毛则以浓重为美,描成桂叶形、竹叶形,或干脆就是两个黑黑的圆斑,显得又憨拙、又霸气。嘴巴无论大小,都只画中间一点,一律呈樱桃状。南北朝民歌《木兰诗》中有“对镜贴花黄”句,就是贴花子,从南北朝兴起到唐朝盛行,想像一下吧,一个盛妆的唐朝美人儿有着怎样一张花红柳绿的脸蛋儿!这样的化妆,是多么有创意的一件事啊。

    男人挣钱养家,女人在家里做家务,带孩子,分工明确、省心省力。尤其是那些有钱人家的太太们,有保姆丫头服侍着,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男人的最大要求就是生几个孩子,延续祖先香火,生孩子本就是女人份内之事,这要求不高啊。如果衣食无虞,我真的愿意做个全职的家庭妇女,相夫教子之余,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特别向往敦煌,因为那里的壁画,壁画上的飞天。飞天们意态悠游,在漫天花雨中自由飞翔。她们披着长长的彩带,扭着细细的腰肢,亮着秀美的脚丫,飞出舞的韵律,女性的阴柔之美,自由人性的极境。她们可不像西方神话中的小天使,背着一对鸟翅膀,飞来飞去到处惹事生非。她们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但她们又不全是人,是先民的精神造就出来的精魂。

    时代正在造就出各种各样的女人,就像在为终将到来的大决战准备用途不同的武器,只是我们不清楚,自己属于哪一种武器,能产生什么样的威力。我希望我们这一类的女人都是飞毛腿导弹,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最多是飘到敌阵中去的攻心气球,显显嘴巴功夫而已。

    飞天、唐女、或者旧式女人、全职主妇,都不过是对自由随意的生活状态的向往。并不想回到原始社会去做女酋长,只是对女人的待遇、地位以及妇女解放等等有点悲观而已!

    为了苗条的身材,现代女性对自己的嘴巴管得越来越紧,仿佛嘴巴不是用来吃喝只是用来调情以及装饰脸蛋的。在那些节制饮食的同胞面前常有犯罪之感, 怎么这样不珍惜自己?看看你的双下巴,看看你的腰!其实内心谁不想痛痛快快地满足口福之欲?食色,性也,食可排在第一位!这都是被时尚这狗杂种逼的呀。回到唐朝去,吃吧,喝吧,以胖为美,不吃不喝怎么美得起来?伟大的唐朝,对女人来说,实在是一个释放天性的可爱的朝代。